Author:星屑

放點同人,寫寫東西,自我滿足。

處女座。

MMD相关在子博。

閒聊


本丸的其他刀都覺得長谷部是個很不好相處的傢伙。

 

倒不是長谷部真的做了什麼,只是他本身的存在就好像不是很親切。一起手合或者一起當番,本應是輕鬆的事情,和他在一起好像也變得硬邦邦的。

對,就是硬邦邦的。

 

 

“長谷部,要一起來喝酒嗎?”鶴丸對著一如往常坐在主上房間外的長谷部這樣問著。然而看上去也只是隨便問問,長谷部的答案通常都是否定的,這點大家都知道。果然這次也是微微搖了頭,鶴丸也不在意笑著走向庭院。跟在後面的燭臺切頓了頓,想說點什麼,在看到那雙盯著廊下的瞳孔后,又噎了回去。

 

“誒...光忠你們不是都在信長公那裡待過嗎?”

“是這樣吶,不過長谷部君不是很喜歡信長公的樣子。”

“說起來你後來去了伊達公那裡對吧?”

“是啊,才有了這個名字嘛。”

 

說到這個人,燭臺切回過頭看了看。屋裡看上去挺陰涼的,長谷部靜靜地靠在門邊。然而似乎這樣一個閒適的日子似乎又有些不太適應,一貫精神的長谷部也有些昏昏欲睡。

 

“再來一杯?”

“啊不用了謝謝,我回屋裡一趟。”

 

畢竟有太陽,總還是讓人覺得昏昏沉沉的。燭臺切走到廊下,穿堂風略過身體,長谷部已經睡著了。

燭臺切有些想笑。他走過去,自認為腳步算很輕了,然而那個人還是極快地睜開了雙眼。

暗色的瞳孔反射著光。

 

燭臺切那一瞬間想到了九重葛之類的。

 

“啊長谷部君,不去喝一杯嗎?”

“不用了。”

“那,長谷部君不介意我坐在這裡吧?”

“請便。”

 

並沒有什麼不妥,沉默從庭院流淌到這裡,外面喝酒的吵鬧聲隨著陽光被隔絕。燭臺切隨手摘下眼罩,揉了揉太陽穴。抬起頭發現長谷部正看著自己。

慌慌忙忙移開視線,又緊緊抱住懷裡的刀。

 

“燭臺切,你不去喝酒嗎?”

“如果可以的話,能叫我光忠嗎?”

 

然後便又沒有了聲音。直到燭臺切重新整理好眼罩長谷部才重新轉過頭。

 

“長谷部君啊,你能給我講講信長公究竟是怎樣的人嗎。”雖然直知道長谷部并不願意提起,但總覺得這應該是話題的開始,燭臺切開口。

事實上燭臺切也確實想知道,他在織田信長那裡待的時間並不長。而信長也只是如同普通地收集刀劍一般得到了他,至於成為了燭臺切光忠,這是他去了伊達政宗那裡以後的事了。

長谷部依舊緘默著,只是垂下的眼角表明了他正被往事所困擾。

“他?他就是那樣的人。”

並沒有選擇回答問題,長谷部站起身,看著庭院里嬉鬧的那群,又低下頭看了看燭臺切。

“抱歉,告辭。”轉彎離開了。

 

 

 

 

“主上,您知道九重葛嗎?”

“啊...是那種很鮮艷的花?”

“是的喲,您不妨試著在庭院里種一點,很襯呢。”

“哈哈,好啊,下次遠征的時候讓他們找找。”

“相信您也會很喜歡那樣的場景的。”





----------

挺沒頭沒腦的一段ry 今天先到這裡結束吧。

评论(1)
热度(7)
© 隨便看看就好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