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星屑

放點同人,寫寫東西,自我滿足。

處女座。

MMD相关在子博。

指尖飄雪 [文藝三十題]

大家新年快乐!(*・ω・)ノ





走,去看海吧。

 

 

這是大四的最後一個寒假。

黃瀨半開玩笑地對青峰說,小青峰我們去旅行吧,再不去都要畢業了,這可是青春的尾巴了唷。沒想到青峰竟然答應了。

 

 

「去哪裡呢?」

「嗯——那就去北海道吧。」金色的眼眸裏閃爍著冬日的陽光。

「好啊。」男人明顯地楞了一下,卻又笑著答應了。

 

 

 

北海道、麽。

 

 

 

「模特大人,你又是這副全副武裝的模樣。」青峰只是伸手捏了捏黃瀨的臉。

「沒辦法嘛,怕被粉絲發現啦!等會兒上火車我就摘墨鏡!」急忙解釋的樣子反而讓青峰笑意更深,

「沒關係,走吧。」

 

 

列車平穩地行駛著,窗外是起起伏伏的遠山與澄澈的天空。

車廂裏暖氣很足,青峰還是把黃瀨的手拽進了自己的上衣口袋,左手和右手緊緊地握著,可以感覺到青峰那有點汗濕有點粗糙的溫熱手心。

「小青峰…」

黃瀨溫柔地念著這個名字,瞳孔又充滿了金色的光輝。

「大輝,我真是喜歡你呢。」

「喜歡到,自己被自己嚇到的程度唷。」

青髮男人頭靠著玻璃窗正安穩地睡著,黃瀨還是忍不住凝視著他的睡顏。

無論過了多久,這個男人總是能佔據自己的全部視線。

 

 

不知道行駛到了哪裡,窗外的風景變成了粼粼的大海。點點波光映在青峰的側臉與黃瀨的瞳孔。

索性靠在了青峰的肩頭,嗅得到青峰身上洗衣液的味道,令人安心。

「好久不見,青峰大輝。」

嘴角是久違的幸福的幅度。

 

 

 

中三的寒假,赤司組織了奇蹟世代一次旅行,是國中三年最後一次集體旅行了吧,大概。

 

目的地是北海道。

 

當時的六個人已經發現了各自的才能,特別是青峰,以不可預知的勢頭成長著,其他五個人也不斷突破著自己未知的領域。

東京沒有下雪,車站有些擁擠。

六個少年懷著心事隨著人潮湧動著,等回過神來的時候,黃瀨發現已經與大家走散了。撥開重重人群,尋找著記憶中的車廂號,好不容易看到了其他五個人。

藍髮少年和赤司坐在一起。

因為今天幸運物是美味棒的緣故,綠間和紫原擠在一起。

剩下的唯一一個空位,青峰的旁邊。

對不起啊對不起啊,一不小心走神了就跟大家走散了。黃瀨急急忙忙地向赤司解釋著。

「沒關係,涼太你就坐大輝旁邊吧。」

「啊!…」

「有什麽問題嗎?」

「沒什麽…」黃瀨偷偷瞄了一眼青峰,他只是沈默地看著窗外。

黃瀨儘量讓自己看上去比較隨意地坐在了青峰旁邊,青峰也沒有轉過頭來,依舊看著窗外。本來應該是六個人中最聒噪的黃瀨,今天變成了最安靜的一個。

其實在場外,黃瀨已經很少這樣和青峰相處了。特別是青峰成長以後,性格、言辭也變得更加有攻擊性。

 

 

 

那個爽朗少年不在了。

 

 

 

不過是個正在青春期的國中生,黃瀨也不知道如何應付這突如其來的變化。只是不管他怎麽努力,他卻都只能看著那個人的背影越來越遠。

 

 

要說就是道簡單的追及問題,但卻越來越難解。

 

 

黃瀨還記得當時。

也是這片海。

也是這樣的陽光。

也是這樣的冬日。

他不過是不留心的一瞥,卻看到那個少年,準確的說是青峰大輝。

點點波光映在他的側臉,陽光剪出他的身影,強制性地印在黃瀨的視網膜上。

 

「光。」

 

黃瀨不自覺地喃喃著。

青峰轉過頭,「恩?」

「啊——沒什麽,小青峰快看外面的大海啊!」糟糕!黃瀨磕磕絆絆地說著,不見平時的游刃有餘。

「恩,很漂亮啊。」少年又把頭轉向了窗外。

黃瀨盯著青峰的黑色羽絨服緩了會兒神,再次看向大海的方向。

「真的很漂亮啊。」還有你的剪影。

 

 

 

「要到了唷,小青峰。」黃瀨用力握了握青峰的手。

「唔…好困,都怪黃瀨你非要坐火車,害的我起那麽早…好困…」青峰揉揉惺忪的眼睛。

「小青峰錯過了那片海唷!錯、過、了!」黃瀨佯裝生氣地鼓起了腮幫。

「哪片海?…啊,那個嗎!」男人很少見地揚起了聲調。

「嘿嘿,沒關係啦,我已經幫忙把小青峰的份都看了唷。果然超——漂亮啊!」說著又比起了誇張的手勢。

男人只是寵溺地笑著又望著窗外,被白雪覆蓋的原野。

 

 

黃瀨,你的短髮擦著我耳旁的時候,很癢啊。

 

 

 

到達北海道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了。一行人出了車站來到預訂的民宿。

「今天就好好放鬆,泡泡溫泉吧。」赤司到櫃臺登好了記。

黃瀨沈默地跟在青峰的身後,他的心中一直浮現著剛才與青峰的對話以及那個側臉。最終還是沒有沈住氣。

「小青峰…」

「小青峰!」

少年轉過頭來,眼中是早已漸漸覆蓋的淡漠。

「我…我們去one on one,怎麼樣?」黃瀨戰戰兢兢地問著。

他們很久沒有去one onone了。中三以後,幾乎每次都是青峰單方面的屠殺,時間一長,青峰覺得無趣,黃瀨自尊心也受不了。

青峰楞了一下,輕輕地點了點頭。黃瀨正準備松一口氣去拿球,只聽見,

「不用了,走吧。」青峰轉身走向門口。

看見了赤司應允的眼神,黃瀨也跟著出去了。

 

 

黃瀨跟在青峰身後,保持著一米的距離。

 

 

「走,去看海吧。」

黃瀨聽見青峰的聲音,低沈而冷靜,混著有些喧囂的風拂過他的耳膜。

「好啊。」

 

走在防洪堤上,兩個少年一前一後。

「你見過冬天的大海嗎?」

中二在海邊集訓時,青峰曾這樣問黃瀨。

「那種東西…沒有誒,有什麽不一樣嗎?」

黃瀨記得當時的青峰沒有回答,只是用一種不可思議的姿勢又投進了一球。

 

 

原來這就是冬天的大海啊。

耳旁是大海的呼吸聲。光線透過厚厚的雲層蓋在深色的海面,像是一塊巨大的碎玻璃。海浪用力地拍打著礁石,浮起白色的泡沫。雪,紛紛揚揚地落下,在海面不動聲色地消失。

黃瀨伸出手,白皙的手已凍得發紅,他看著那些白色的塵埃似的顆粒。

 

 

指尖飄雪。

 

 

他擡頭看了看前方的少年,黑色的羽絨服上已經有了一層薄薄的積雪。但少年也不在意,只是繼續走著,偶爾望著藍黑色的大海。一語不發。

小青峰,我們回去吧,雪下大了。

黃瀨想這樣對前方的青峰說,但最後卻什麼都說不出來。他第一次覺得海浪聲有點吵,和他的心跳聲交替敲打在他並不是很堅強的心裡防線上。他看著那個一直向前一直不回頭的背影,又看了看自己腳下的水泥防洪堤,突然就想起了一年前的往事。

 

 

那個有點溫暖的季節,那顆橙色的籃球,那個滿臉汗水有著爽朗笑容的少年。

 

不甘心的失敗,濕嗒嗒的寶礦力,比賽時丟來的毛巾。

 

學園祭的兩人三腳,部室裏的工口雜誌,隔壁教室的距離。

 

 

腦子裏全是那個名叫青峰大輝的少年的臉。

黃瀨再一次攤開掌心,看著指尖的飄雪,又擡頭看了看前方的少年。

視線裏少年的身影變得遙遠而不真實,心中有什麼情緒正在鼓動著快要湧出身體。

 

 

 

 

 

喜歡。

 

 

 

喜歡你啊,小青峰。

 

 

 

 

 

黃瀨凝視著那個少年,那個青色頭髮,深色皮膚,黑色羽絨服,灰藍色牛仔褲的少年。

 

 

 

嘿,我喜歡你啊小青峰。

 

 

 

原來心中一直叫囂著的,是這樣的情緒嗎。黃瀨苦笑著。前方那個人的種種都不約而同地浮了上來,堵在黃瀨的胸口,塞得生疼。

 

不只是喜歡你的籃球,也喜歡你啊。

喜歡你打籃球時閃爍著光芒的瞳孔,喜歡你在天台上無防備的睡臉,喜歡你若無其事卻又深沈內斂的細心。

在這最美好的歲月中,能忠於內心和喜歡的人們做著最喜歡的事。多麼難得又那麽幸運。

而那喜歡的人們中,你是最特別的,小青峰。

這些心情,這些無人訴說的心情,卻無法傳遞給你。

即使這麽近了,也跨越不了這短短的一米。

 

喜歡你,卻什麼也做不到。因為憧憬你開始打籃球,回頭看看這一路的成長都是你在陪著我,很謝謝你,小青峰。小青峰也真的很強呢,現在沒有人是小青峰的對手了吧。但,孤獨嗎,小青峰。一定很孤獨吧,在沒有人的頂峰,俯視我們的時候,是不是孤獨又無奈。你也一定對我很失望吧,但拜托你停下來回頭看看,拜托你等等我。

 

 

是你把我帶出灰色的世界啊。

我卻無力將你從黑暗的頂峰拯救。

 

 

那個發光的側臉和前方孤單的背影逐漸在眼前重疊。

黃瀨握著已經融化的飄雪緩緩地蹲了下去,幾顆雪粒夾在金黃的髮間特別醒目,他將臉深深地埋在兩臂之間。

好像突然就感覺到了刺骨的寒冷以及帶著腥味的海風拍在臉上的疼痛。

 

 

 

出了車站,黃瀨主動牽起了青峰的手。

「今天模特大人心情不錯啊。」青峰的聲音在圍巾后顯得悶悶的。

「嗯!因為很久沒有和小青峰一起出來旅行了嘛!」啊啊,真是像太陽一樣啊。青峰每次看到黃瀨的笑容都會這樣想。沒有瑕疵,毫無負擔的笑容,像陽光一樣耀眼卻又使人移不開眼睛。

 

「走,去看海吧。」

 

黃瀨轉過頭,他的背後是茫茫雪原與飛揚的雪花,金色的髮梢與蜜色的瞳孔顯得有點不真實。後來青峰想起這一幕,總覺得時間像是暫停一般,金色的色塊與白色的色塊那樣鮮明地存在于記憶中。

說完他又繼續凝視這白色的世界。

 

「好啊。」青峰反握住黃瀨的手,整個人在白雪的映照下也變得明亮而柔和。

 

於是兩個青年並肩走著,在防洪堤上。

青峰撐著傘,白色的飄雪落在黑色的傘面上,積攢成年少時久違的畫面。

「小青峰還是那麼自我呢。」金色的瞳孔里映著的是青髪男人的身影。

「什麽啊。」

「這麼冷,也不—戴—手—套—!」說著便將自己的手覆上那撐傘的大手。青色的瞳孔明顯地閃爍了一下。

說是爲了什麽冬天也要打球,青峰一直不喜歡戴手套。撐著傘有些僵硬的手被毛茸茸的手套包裹,即使隔著手套黃瀨手心的溫度也清晰地傳來。

「看海時還能有人為我撐傘。真好啊。」不知道是有心還是無意,黃瀨低著頭自言自語。

「撐傘時有人幫我暖手,也不錯啊。」黃瀨抬起頭,先是楞了一下,然後清澈的瞳孔便盛滿笑意。

 

海風在耳邊呼嘯著,帶來冰冷的溫度與海浪的聲音。

黃瀨看著不斷吹來的指尖的飄雪,似曾相識。

「小青峰,…」

「黃瀨,那個時候…」

同時響起。

「黃瀨,那個時候,你還是真是把我嚇了一跳啊。」

「啊…?」

「就是中三的時候,我們也是來這裡看海。」

「誒…原來小青峰還記得嗎?!」黃瀨停下了腳步。

「對啊,我回頭一看沒看見你還以為你掉到海裡去了。」

「怎麼這樣!小青峰我是那樣麼笨的人嗎?!根本就不可能嘛!」

「我也覺得不太可能啦,結果發現你蹲在地上。」

 

 

 

青峰不斷向前走著,回過神來的時候他發現自己身上的積雪已經不少了。海風夾雜著雪粒像一把把小刀到扎在臉上。他轉過身想叫黃瀨回去時卻發現,視野里已經沒有了那個金色的身影。

籃球笨蛋腦子里第一反應是同樣也是笨蛋的黃瀨不小心掉到海裡去了。便沿著來路尋找,漸漸在飄雪中出現了一個輪廓。

一個蹲在地上的輪廓。

走近了才發現,身上的積雪不比青峰少,耀眼的金髮上是點點白色。

「黃瀨……?」

「黃瀨?」

眼前的人沒有反應。

「黃瀨涼太?!」

金髮猛地抖動,然後出現了一張臉。

模特的非常精緻的臉。

黃瀨涼太的臉。

他花了一些時間來進行眼睛的焦距。

「小青峰?!」

視線變清晰后,他嘴角勾起了笑容。黃瀨涼太的招牌笑容。

卻比哭還難看。

仔細看眼眶也有點泛紅,但臉上沒有淚痕。

「小青峰,你準備回去了嗎?那就走吧。」黃瀨依然帶著比哭還難看的笑容站起了身。

但是因為臉埋在兩臂間的輕微缺氧與突然站起來導致的大腦供血不足導致他的視線又變得昏暗起來。

「黃瀨!你沒事吧?!」青峰有些慌張地伸開雙臂架住搖搖欲墜的黃瀨。

雪的味道,海水的味道,寒風的味道和青峰身上洗衣液的味道一齊鑽入黃瀨冰冷得有些發疼的鼻腔。黃瀨覺得自己正踩在失控的懸崖。

「啊…小青峰!我沒事!」

真煩啊。真討厭啊。爲什麽要來架住我,爲什麽要讓我聞到你的味道,爲什麽要讓我感受到你雙臂間的溫度。好討厭因為點點觸碰就變得陰晴不定的自己。

「小青峰!我…!」黃瀨低著頭,身體不停地顫抖著。

「你居然不陪我one onone!」丟下這個莫名其妙又虛假得可笑的理由,黃瀨跑開了,留下了一頭霧水的青峰。

 

 

 

「啊…的確呢,那個時候。」黃瀨眼中染上一層回憶的光輝。

「那個時候,小青峰一定覺得我很不可理喻吧。」轉過身,帶著輕笑。

「明明答應了看海的人是我,最後卻丟下小青峰一個人跑開了。」

「那樣陰晴不定的我肯定很差勁吧,果然現在想起來還是很差勁。」

「黃瀨…」

金色的眼眸定定地直視著青峰的瞳孔,眼中是止不住的,悲傷。

呵出的熱氣液化成小水滴氤氳在黃瀨的臉龐,他仰起頭補全3公分的身高差。青峰感覺到他的氣息吐在耳邊,癢癢的又有點溫熱。

「小青峰,你知道嗎,那個時候的感情就像指尖的飄雪。我對你的憧憬一不小心就變了質。」黃瀨看著指尖正在漸漸融化的飄雪。

「我發現的時候完全不知道怎麼辦啊。害怕被你發現,卻又不由自主地想要靠近。那個時候,我們的關係真是走錯一步就全盤崩潰呢。」

「像手中的雪花一樣脆弱啊。」黃瀨看著指尖低落的液體。聲音柔柔地迴蕩在青峰耳邊,飄雪般輕盈。

「而且你知道嗎,小青峰,那個時候因為風太大天氣太冷,我想哭也哭不出來唷。」

 

 

 

已經不想看到那樣的笑容了。

 

那樣快哭出來的笑容。

 

 

 

好像是身體本能,青峰吻上了黃瀨有點喋喋不休的嘴。

沒有情欲,沒有佔有,沒有纏綿,只是簡單的觸碰。只是爲了向你傳達我的心意啊,我的愛人。

那一瞬間,黃瀨看到了好久不見的青峰放大的臉孔。青色的眼眸倒影著他金色的目光,五官比少年時更加鮮明也更加柔和,短髮掃過額頭,隱隱約約有洗髮水的氣息。

唇邊是,像雪一般無色無味卻又清冽的吻。

 

「講點有趣的事情啊,笨蛋。」

「那,講講我們事務所的事情?」臉上又恢復了陽光般的笑容。

「不要,好無聊。」

「誒?!小青峰好過分!明明很有趣的說!」

「不要。」

 

「那——one on one?」

青峰無意間看見黃瀨的眼底灑滿陽光的瞬間,表情像是偷到糖果的孩子般俏皮。

「好啊。」

 

青峰牽起黃瀨的手向回走去,然後越走越快,最後奔跑了起來。

當然是黃瀨領著青峰在跑。

「這次是我和小青峰一起的唷!」

「好久沒和小青峰one onone了啊。」青年高興地大呼小叫,聲音都帶上了陽光的色彩。

「別得意啊小模特,能贏我的人只有我自己。」

「誒——!?小青峰居然還這麼說!這次一定要打敗你!」

 

雪,依然漫天飛舞。

兩個人的腳步聲迴蕩在空空的防洪堤。

這一定是次完美的畢業旅行。

屬於大學四年級的青峰大輝與黃瀨涼太。

 

 

— END —


评论
© 隨便看看就好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