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星屑

放點同人,寫寫東西,自我滿足。

處女座。

MMD相关在子博。

查看全文

御守是我偏爱的罪证,也是你宣告忠诚的誓言。因为越过这枚约定,我们一无所有。

查看全文

http://h-s-k-z.lofter.com

手机端竟然看不到子博,放个链接
mmd放置处,主博是废话(。

查看全文

很多年后,他脱下了火影袍。夕阳的空气里还残留着白日的温度与纹理。

街道变宽了变热闹了,如他所愿下一代都过上了和从前的他截然不同的光明生活。走在路上,他还挺自豪的。 

夕阳像是无比疲惫地沉下了,重重地叹气。他抬起头看看明亮的街灯,又远远地眺望火影岩。

今天买份红豆汤吧。


查看全文

本想為已經過去的事物傷懷,然而記憶模糊得連一滴淚都流不出了。

查看全文

出阵

作為一把刀最重要的是什麼。

空氣中漂浮著執念與詛咒的氣息,他們面對的是曾經的同類。或者說,是他們的相對面。


孤獨。


他戰鬥時的背影總讓人想到這個詞。

數一數二敏捷的身手,然而從來不是用在閃避眼前的利刃。一騎絕塵,最常見的是他圣帶飄揚在空中,像是鬥志的旗幟,手起刀落從未有過猶豫。

沒有眼神交流,沒有肢體語言——這是一把刀,一把忠刀;即使自己負傷也擋不住戰鬥的本能。砍完一圈敵人以後還能笑著舐血的,也只有他了吧。


へし切長谷部。


這一次又是他來結束尚存一息的敵人,燭臺切望著地上的血跡,只有這個才能證明他們剛剛經歷了一場惡戰...

查看全文

閒聊

本丸的其他刀都覺得長谷部是個很不好相處的傢伙。


倒不是長谷部真的做了什麼,只是他本身的存在就好像不是很親切。一起手合或者一起當番,本應是輕鬆的事情,和他在一起好像也變得硬邦邦的。

對,就是硬邦邦的。


“長谷部,要一起來喝酒嗎?”鶴丸對著一如往常坐在主上房間外的長谷部這樣問著。然而看上去也只是隨便問問,長谷部的答案通常都是否定的,這點大家都知道。果然這次也是微微搖了頭,鶴丸也不在意笑著走向庭院。跟在後面的燭臺切頓了頓,想說點什麼,在看到那雙盯著廊下的瞳孔后,又噎了回去。


“誒...光忠你們不是都在信長公那裡待過嗎?”...

查看全文

相遇

那是一個非常普通的午後。

戰鬥順利,也沒有發生什麼意外。作為這個本丸的得力幹將,此時他應該向大將匯報戰果。然而顯然此刻大將正忙著迎接新的夥伴。

新的夥伴。


在那走廊的盡頭,坐著的是。

——啊,是了。正是。

穿過人群與雙眼,在那裡的人。

回想起來,藥研覺得自己這絕對算不上什麼帥氣的重逢。手裡還提著鞋子和襪子,臉上的表情會是什麼樣子呢,一定也不會好看。大概是帶著幾百年鬱積的驚喜、感慨、不可置信之類的。這些強對流的表情交織在一起,最後紫色的瞳孔里只反映出了那個人。


坐在那裡的,有著櫻花一般顏色的人。


宗三左文字。


「啊...

查看全文

无题

黃瀨並不明白自己為何那樣匆匆忙忙。

是因為接到那通電話之後。

生活明明一直按部就班地進行著,通告並不會因為他是個畢業生就會有所減少,當然老師也不會因為他是個模特就會允許他上課補眠。畢業以後大概是不會接觸籃球了,他在這樣交叉的間隙想著。距離交接球隊已經過去了幾個星期,好像只要日子被忙碌所充實著,這些過去習以為常的事物就會被漸漸遺忘,變成新的習以為常。

當然接到這通電話之前他的確是這樣想的。

坐在電車上的黃瀨腦子里亂糟糟的。他試圖看看窗外,正值中午的街道明晃晃的,地面上鋪著行道樹的剪影,初夏的蟬鳴已經響起了,風從車窗灌了進來又和著廣播甜美的女聲從另一邊溜走。

然而這肯定不能稱得上是個美好...

查看全文

无题

青峰也不知道為什麼變成了這樣——半個小時前莫名其妙call了黃瀨,然後正主現在正站在他的面前。


黃瀨一頭霧水有些火大,半個小時前整個高中時期很少聯繫的青峰突然打電話叫他1 ON 1。什麼啊說打就打怎麼跟原來一樣任性,雖然這樣想著他還是坐了電車來到了約定的籃球場。


「搞什麼啊...」


兩個人的心裡都這樣腹誹著,然而畢竟是自己主動打的電話,青峰決定還是先解釋一下。這個大個子摸摸自己刺刺的短髮,卻又不知道怎麼開口了。雖然平時是個我行我素的人,但大概處女座基因作祟,這個時候又有些猶豫不決了。

兩個人初中時代算是關係不錯,雖然黃瀨總覺得是自己單方面...

查看全文

无题

神奈川的夜風一如既往的溫柔,已經步入夏天的天空深邃而高遠,遠處依稀可見閃爍的碼頭。然而黃瀨此時卻和已經退部的隊友以及交接的後輩們在料理店胡鬧;不、也不能算胡鬧,畢竟陪伴了兩年多的海常ACE,捨不得是很正常的。要說黃瀨其實挺擅長應對這樣的場面,大概性格里就有喜歡熱鬧的成分,來自後輩離別的傷感也好隊友藉機釋放自我也好,他都算游刃有餘地回應著。

高中生的告別會總是不知輕重的,黃瀨藉著醒酒的功夫出來走走。空氣里浮動著初夏特有的氣味,像是有實體一般。他隨便靠在路邊的欄杆上,喝的有些迷糊了,腦子里不知為何出現了帝光時的回憶。他閉上眼睛,閃爍的霓虹與交錯的車燈映在眼皮上;然而透過來的卻是好像永遠也不會結束...

© 隨便看看就好了 | Powered by LOFTER